腮腺增生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工人捡到ldquo小铁块rdquo [复制链接]

1#

山西省忻州市发生过一件怪事,当地的农民接触到一个奇异的小铁块,接触到这个东西后很多人都出现了头晕呕吐,发烧,脱发,牙龈出血的现象,这起事件共导致人受到伤害。

突发的症状

年11月19日,泥瓦工张有昌外出干活的时候捡到了一个亮晶晶的小铁块体,他随手把这个东西放进了口袋。当天张有昌就出现了不良反应,中午12点的时候张永昌感觉头晕恶心,还有腹泻的症状。刚开始张有昌以为自己吃坏东西了,到了下午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除了头晕以外还开始呕吐。

11月19日下午,张医院就诊,医生询问张有昌的症状后,无法判断张有昌的病因,给张有昌开了点消炎药后就让他回家休息了。11月21日,张有昌的二哥张有双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张有双也感到头晕呕吐,面颊和腮腺和弟弟张有昌一样开始变色发紫。张有昌和张有双医院的注意,医院担心两人得了传染病,将兄弟俩隔离在传染病病房里。

11月24日,张有昌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他开始出现大量的脱发,右侧腹部和大腿根部也变成了深紫色。张有昌的父亲张明亮去了山医院,想问问儿子到底得了什么病。医院里寻医问药也没有查出儿子的病因,当天晚上张有昌和二哥被带回了家。

接二连三的死亡

回家休养后张有昌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开始出现短暂的昏迷,12月3日张有昌经历14天的病痛折磨后,离开了人世。12月4日,张有昌的二哥张有双起床洗脸的时候发现自己也开始大量脱发,之后他也出现了和弟弟相似的症状,全身多处皮肤发紫,每到夜晚就开始发高烧,12月5日张有双不治身亡。

12月7日,张有昌的父亲张明亮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张明亮年纪大了,身体虚弱,开始头晕呕吐,呼吸困难,没过几天张明亮就死了。12月16日,张有昌的妻子张芳也开始大量脱发,此时张芳的腹中还有一个孩子,张芳怀有身孕,无法接受大量的药物治疗,医院只能化验张芳的血液,医生发现张芳体内的白细胞急剧下降。

张有昌的父亲张明亮临死之前,拿出全部的家当块钱,他把钱包在红布里放在儿媳妇张芳的手中。张明亮说,我们全家都得了一种怪病,小医院查不出来原因,你一定要去北京好好查一查,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张明亮去世后,张芳带着块钱踏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张芳下定决心,一定要查出全家得的是什么怪病。

此时张芳已怀有5个月身孕,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张芳乘坐火车来到北京后已经虚弱得不能走路了。张芳在父亲的搀扶下医院,她向血液科的医生说出了全家的遭遇。医生抽取张芳的血液进行检验,发现张芳血液中的白细胞数量还不到正常水平的1/10,张芳多次出现呼吸困难,呕吐发热的症状,如果不尽快救治,张芳的生命很难保住。

终于找出病因

12月18日,医院血液科的陆教授把张芳的化验单拿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科主任手中,几位医生进行会诊。几位专家齐聚一堂,对张芳的病情进行了会诊,专家初步断定,张芳得了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医院按照专家的要求对张芳进行了诊治,可是效果一直不明显。

会诊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科所长毛秉智提出,对张芳进行染色体检查。12月24日,几位教授对张芳的血样进行采集,并且在实验室里进行染色体检查。通过检查后几位专家发现,张芳体内的细胞中有44.7%的细胞出现了严重的畸形,正常人畸形率只有0.03%。张芳的身体出现一系列的不良反应,说明她遭受了过量的电离辐射照射。

12月29日,几位专家终于找到了张芳以及几位亲人的病因,她的亲人们都死于急性放射疾病。专家立刻将这件事上报给公安部门,警方通过对张芳及其家人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发现几位患者都与张有昌有过密切接触。张有昌作为第一个发病的人,他的身上一定有什么具有高放射性质的物品,才会导致家人、邻居出现不良反应。

真相被揭露

经过山西省有关部门的层层调查,张有昌患病的原因终于被找到了,一系列病例的罪魁祸首就是张有昌捡到的小型圆柱体,这个东西是钴60放射物。钴60放射物通常应用在工业上,它可以用于辐射消毒,辐射加工和辐射处理废物。

钴60具有极强的放射性元素,可以对30米之内的人造成严重的辐射影响,严重的可以导致死亡。钴60虽然非常危险,但这种物质在工业勘察和农业育种灭菌方面能发挥重要的作用。钴60属于辐射度极高的违禁品,只有专业部门才会拥有这类物质,张有昌又是如何捡到钴60的呢?

年,山西省忻州市科技局开展农作物辐射育种,科技局从上海医疗器械公司引进了钴60放射源装置。这类装置被引进后安装在了山西省忻州市科技局地下几十米的深井中,用来照射小麦种子。年,忻州科技局搬迁到了忻州环境监测站,钴60放射源装置也被转移到了环境监测站。

年,忻州市环境监测站需要扩建,深埋在地下的钴60将被拆除。年忻州市科技局从上海医疗器械公司共引进了6枚钴元素,其中有五枚是苏联制造的,一枚为法国制造的。年监测站扩建时,工作人员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细节,他们将当年引进的6枚钴元素误认为5枚钴元素,工作人员只转移了5枚钴元素,还有一枚钴元素遗落在了环境监测站的地下。

张有昌作为一名泥瓦工,正好被环境监测站找来挖地基。张有昌在挖地基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不锈钢管套,他把不锈钢管套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枚小小的颗粒状固体。张有昌不知道这个颗粒状物体是什么,他随手把这个东西放进了口袋里,没想到就是这个小小的圆柱形固体,夺走了张有昌一家人的性命,共有多人受到伤害。

相关人员被问责

辐射度极强的钴60元素被人遗落在地底下是工作人员的失职,案件水落石出后,与该事件有关的人员全部被问责。年7月,山西省忻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玩忽职守罪对陈宝田,白双章,韩景印,卜万成,李俊山5人提起公诉。

人民检察院以违反危险品管理规定肇事罪,判处部分责任人有期徒刑两年以及免职的处罚。年6月1日,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受害者进行了民事赔偿,张有昌等人共获得赔偿金77.万元。忻州科委支付50%的赔偿金,山西省放射环境管理站支付35%的赔偿金,环境监测站支付15%的赔偿金。

这起轰动全国的放射性元素泄露案件被画上了句号,共有人因为这枚小小的放射性元素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有些人留下了终身的残疾,还有一些人因此丧命,这些受害者承受的伤痛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